当前位置 >> 主页 > 平行进口车 >
东阿阿胶董事会即将换届工作42年副总裁退休前辞
日期:2021-06-10

  6月25日,东阿阿胶000423股吧)第九届董事会成员任期届满,将进行新一届董事会选举工作。

 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,东阿阿胶有8名高管辞职。其中,吴怀峰于3月20日、5月22日,先后辞去了董事和高级副总裁的职务。

  吴怀峰今年已59岁,快到退休年纪。他17岁进入东阿阿胶,已工作了42年,属于“土生土长”的东阿人。

  接替吴怀峰工作的邓蓉属于“空降”,她来自东阿阿胶的实控人中国华润有限公司,已成为公司董事候选人。

  有意思的是,2020年,东阿阿胶实现了扭亏为盈,而吴怀峰年薪为104.37万元,同比下滑约32%,排在公司高管第八位。

  2018年和2019年,东阿阿胶业绩下滑时,吴怀峰均拿到了153.18万元的年薪,仅次于时任公司总裁秦玉峰。

  实际上,即便东阿阿胶2020年扭亏,但公司扣非净利润为亏损3946.21万元,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仍然较弱,而且公司研发投入已连续两年下降。

  6月9日,东阿阿胶发布了三位独立董事候选人、提名人声明。其中,除了张元兴外,果德安和文光伟均为“新人”。

  而且,随着东阿阿胶第九届董事会6月25日任期将满,新一届董事会将开始选举。

  3月20日,东阿阿胶公告称,董事会近日收到吴怀峰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,因个人原因,吴怀峰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、董事会秘书以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。辞职后,吴怀峰先生将继续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职务。

  不过,两个月后,5月22日,东阿阿胶再次公告称,吴怀峰请辞去公司高级副总裁职务。辞职后,吴怀峰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。

  资料显示,吴怀峰1962年8月出生, 1979年进入东阿阿胶工作,历任财务科副科长、财务处长、副总经理。从年龄上看,吴怀峰今年已59岁,快到退休年纪;从资历上看,他17岁进入东阿阿胶,从基层干起,已工作了42年,属于“土生土长”的东阿人。

  有意思的是,东阿阿胶公布吴怀峰辞去董事、董事会秘书职务的当天,也就是3月20日,公司公布了2020年年报。与往年不同,2020年年报中,公司董事会秘书变成了邓蓉。

  资料显示,邓蓉1978年出生,曾任华润双鹤600062股吧)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管理中心财务核算与税务管理部总经理、财务管理中心会计管理部总经理、华润双鹤财务管理中心总经理、财务共享服务中心总经理、会计管理总监、业务财务部总经理、财务职能部总经理、财务管理中心总经理等职务。

  2020年3月31日,邓蓉开始担任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、副总裁、财务总监。而且,6月9日的公告中,邓蓉还成为了公司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,完成了“三级跳”。

  换个角度看,邓蓉属于“空降”东阿阿胶,而且来自公司实控人中国华润有限公司。由此,吴怀峰是因为被“架空”愤然辞职,还是真因“个人原因”辞职,那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。

  2011年,吴怀峰担任东阿阿胶的董事、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,年薪为32万元。2012年,他新增副总裁职务,年薪40万元。

  2013年至2017年,吴怀峰的年薪逐年上涨,分别为48.87万元、83万元、91.3万元、97.26万元和102.12万元。

  2018年和2019年,吴怀峰的年薪达到顶峰,均为153.18万元,仅次于时任公司总裁秦玉峰。

  到了2020年,吴怀峰年薪减少至104.37万元,同比下滑约32%,而且只能排在公司第八位。

  而且,2018年和2019年,东阿阿胶营业收入连续两年下滑,分别下降0.46%和59.68%。2020年公司业绩回暖,营收增长14.79%,净利润由亏转盈。

  也就是说,在东阿阿胶相对最困难的时候,吴怀峰没有降工资,在业绩转好的情况下,待遇反而变差。按照一般逻辑来看,这铁定让人心里不好想。

  2020年1月20日,东阿阿胶发布公告称,由于到龄退休原因,秦玉峰申请辞去第九届董事会董事、总裁和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,同时一并辞去第九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和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。

  同年4月、5月、9月10月和11月,东阿阿胶助理总裁田维先、副总裁周祥山、监事岳晓华、副总裁王中诚、副总裁李世忠和助理总裁张庆伟相继离职。

  3月20日,东阿阿胶还发布了关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薪酬调整的公告。调整后,薪酬由基本工资、绩效奖金(含季度与年度)、战略激励三部分构成。

  其中,总现金薪酬(含基本工资与绩效奖金)各部分占比为基本工资:季度绩效奖金:年度绩效奖金=50%:20%:30%,季度绩效奖金、年度绩效奖金与绩效考核关联。

  战略激励占目标总现金薪酬的 40%,与公司中长期经营业绩达成、个人绩效考核结果双关联。

  调整后,高级管理人员总现金薪酬总额 1137 万元/年,平均 113.7万元/人;近 3 年战略激励总额 1364万元,平均 45.47 万元/人/年。

  与此前的薪酬制度相比,新的制度不仅为高管加了“工资帽”,而且激励总额不再与公司利润挂钩。

  曾被看做“药中茅台600519)”的东阿阿胶,其商业神线年,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师陈罡就曾发表文章《阿胶,被“神化”的水煮驴皮》称,阿胶就是水煮驴皮,和水煮猪皮、牛皮没什么区别。从营养学上说,阿胶无法满足人体对氨基酸的需求,甚至是一种劣质蛋白。

  2016年,人民日报微博上发过一则关于贫血的科普帖《关于“补血”的真相,你该知道!》,直言阿胶、红枣、红糖等补血神器无用。2018年2月,全国卫生公益热线的一条微博称,“阿胶是水煮驴皮”、“过年不值得买300785股吧)”。

  2019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上,丁香园创始人、生物信息学博士李天天称:“不能说一点没用,但我认为鸡蛋的价值比它们大多了。”

  年报显示,东阿阿胶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34.09亿元,同比增长14.79%,净利润4328.93万元,上年为亏损4.44亿元。

  东阿阿胶表示,公司数字化转型初步成功,把顾客运营能力打造成公司继品牌之后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然而,2020年,东阿阿胶扣非净利润为亏损3946.21万元,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仍然较弱。而且,东阿阿胶经营业绩大幅转好,与公司大幅压减费用直接相关。

  2020年,东阿阿胶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、财务费用分别为8.38亿元、3.93亿元、-0.14亿元,合计为12.17亿元。

  2019年,上述三项费用分别为13.27亿元、2.94亿元、0.38亿元,合计为16.59亿元。2020年的这三项费用减少4.42亿元,其中销售费用减少4.89亿元。

  不仅如此,2020年年报中,东阿阿胶称,公司坚持以创新为动力,持续推进科技创新,不断进行核心产品的医理研究及创新产品开发。

  然而,2018年,东阿阿胶研发投入为2.44亿元,2019年减少至2.06亿元,2020年再度减少至1.54亿元。

  同时,2019年,东阿阿胶投入的研发人员数量为432人,2020年为378人,减少了54人。截至2020年年底,公司员工总数约为4511人,较上年的4955人减少约444人。其中,研发人员减少数占减少总人数的12.16%。